风雨无晴

翻文点赞小号
爱邪帝,爱老叶,爱铁人


依旧期待着旧剑绫香发糖的那一天

@啾啾寻 留学狗的中文拯救计划

【授翻/冬铁】开始变形,出发!(甜/一发完)



 

    作者: Finely Honed

  • 一只梦游的Tony做出了一个咖啡机变形金刚的故事。




***


    那件事第一次发生的到时候,情有可原地,Bucky被吓傻了。他想大概任何一个人都会的,不过这也许只是他的个人问题,诸如洗脑后遗症之类。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僵尸一样蹭过房间的Tony。


    “呃,你在干什么?”


    Tony没有回答,只是一声不吭地站在厨房台子前边,继续着手上打蛋的动作。Bucky揉了揉眼睛,站在对方身后看着。之前的挺多天里他们都在忙着火光冲天地炸别人,一边还得留神着好不让自己被炸了,回到大厦的两个人已累到能够毫不在意地剥光了衣服倒头就睡。


    只是,两个小时之后——Bucky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的时候,却见Tony正光着屁股晃荡出卧室,嘴里低声嘟囔着些法文词。Bucky起先只觉得他是要去上厕所,因而当他发现Tony这么一去就不回来了,心里便不免担心起来,怕是有噩梦或者什么别的事情在困扰着他。他一咬牙将自己拖下床,出门找他的男友去了。


    他并没想过会在厨房找到他,身上依旧光溜溜的一丝不挂,手里捏着几个鸡蛋忙活着。他定睛观察了半晌,发现Tony并非只是一味地在把鸡蛋打进碗里——他在分离蛋黄和蛋清。烤箱已经泛起了暖黄灯光,Tony的身前环着一圈黄油面粉白糖,四块小干酪蛋糕在台子上摆成整齐的一列。


    “饿了?”


    没有回答。


    “做什么呢?”


    但Tony的动作始终都生硬得如同丢了大脑的僵尸。Bucky蹙了蹙眉,心里有些不自在。彻夜不眠的那档子事却是谁都不曾是行家,他总以为Tony应当是已做好准备的了,但大概事实并非如此。


    “嘿,Tony,真的,你还好吗?”


    又是一阵难以辨清的法语传来,这回却是混杂了搅拌的声响。Tony操着打蛋器将蛋白打发,依旧没有理会Bucky分毫。


    有什么东西显然不太对劲。他们没有吵过架,Tony也不是那种会出现在厨房的人,更别说是裸着出现在厨房里。Bucky挺想好好地摇他一摇叫他清醒一点,心里同时却还有一个声音建议他并不要这样做。看在他已经严重睡眠不足的份上,这一切可能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奇怪。


    因此他只是踟蹰在原地,看着Tony自己在那儿忙活。他没多久便开始将面糊放到烤箱里去了;科学家俯过身,调好计时器,将留下来的狼藉整理干净,接着便扶起胯呆滞地盯向一片虚空。


    “这太诡异了。你真该感受一下这有多诡异,Tony。Tony?”


    Tony只是伸了个懒腰,理都不理他一下。他的双眼睁着,陈旧玻璃珠似的没有神采,面色却是从容。Bucky突然有了一个愈发强烈的念头:Tony现在可能还在睡。于是他轻手轻脚地从一边绕过岛式厨房,两手搭上Tony的肩膀,轻轻地晃了一下。起先Tony只是在笑——这就是件更加诡异的事情了——他再次加了几分力道摇起对方的肩膀,嘴里一遍遍地“Tony醒醒”地叫唤着。计时器恰在此时扯着嗓子鸣响,Tony猛地一震,神色戒备。


    “什么鬼?”


    仿佛有个开关被蓦地按下,光彩又回到了Tony的眸子里,他抓着Bucky的手臂稳住身子,茫然四顾起来,像是没搞清楚自己这时身在何方。


    “为什么我在厨房,还没穿衣服?”他问,却没等对方回答,转身自顾自地嗅起厨房里的气味来。他稍稍推了Bucky一把叫他让开,目光寻到了烤箱上边。


    他抓过棉手套戴好,打开烤箱门时的神色仿佛随时会有什么噩梦般的东西从里面飞出来。随后他开心地抽了口气:“他妈的太棒了!你做了蛋奶酥?真奇怪,我刚还梦见我跟朱莉娅·查尔德*在一起,正……”

    

    “Tony,是做的蛋奶酥。”


    于是话题便颇为有意思地转入了公认美味的蛋奶酥和Tony的梦游史上去了。似乎显著睡眠不足是个关键的出发点。Tony确实经常会选择放弃常人所谓的典型夜间睡眠,多数人却从未意识到他时不时就会在那马拉松式的工作期间窝进沙发打个盹。实际上,正是因为梦游的老问题,Tony才会从一开始就把打盹插进自己的工作流程里。


    “吓到你真是不好意思,这已经有好几年了,我还以为我已经没事了呢。”


    “没事,至少我吃到了蛋奶酥。”Bucky咧嘴笑了,伸手揽上Tony的肩头,“下回你再这样,我就照你说的把你领到床上。”


    只是,Bucky大概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男友——Tony第二次梦游的时候,他贯彻了自己旁观的策略,好奇心不知怎地就战胜了一切;或者说,大概是因为他发现Tony在唱歌。


    “汽车人为了消灭霸天虎的邪恶势力而战!”


    天知道是不是作为回敬,当Bucky第三次发现床边上莫名没了Tony的影子而在厨房里找到这位梦游科学家的时候,他已经成功将咖啡机拆成了碎片。确保Tony没有伤到自己之后——Bucky发誓他当时只是一门心思地想着要把他领到卧室去的,但……


    “看你怎么对付这个,威震天。”Tony喃喃,手上动作意外的快。


    他手上在摆弄的天知道是什么的玩意没有通电,那东西看起来真的挺无害的。再说,咖啡机怕是已经彻底废了,所以……不,没有借口,Bucky只是对Tony接下来会做什么好奇疯了而已。


    似乎Tony致力于将咖啡机改造成一个机器人——准确地说,一个汽车人——的时候,会一边乐此不疲地给所有动作配上可爱过头的音效。


    “Pew pew!”Tony举着螺丝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孩子气的曲线,方才把工具插进机器里。


    Bucky托腮看着:“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你现在有多可爱。”


    Tony的舌尖微微抵上唇角,面上一副全神贯注的模样,像是在做着一场童时的梦。Bucky简直想把他捞起来吻到天荒地老,但首先,那咖啡机的事还没完呢。


    “汽车人,开始变形,出发!”


    Tony发出了类似于引擎发动的轰隆隆的声音,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副钢铁侠的手套,兴致勃勃地给它解肢起来。


    “呃,好吧,现在我们有脉冲炮了。”Bucky叹了口气走过去,小心翼翼地从Tony手中把工具抽出来。


    “必须要战胜威震天!”


    “我知道,亲爱的,”Bucky又叹了一声,这回却是宠溺居上,“我在另一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秘密武器,来吧,我们走。”


    把Tony弄回床上的工程比想象中浩大得多。Tony总是一个劲地溜回去,锲而不舍地想要继续他的小项目,最后还是Bucky一把将他捞到肩上回了卧室,又半罩在他身上以防他又爬下床才终于了事。


    “威震天……”Tony嘟囔一声,眼睛闭上了。


    Bucky又盯了他一会儿以确保他是真的不会再起来了,方才面带笑意地沉沉睡去。


    直到六小时后,他蓦然惊醒于一架长了腿的咖啡机。


    “哇哦,我从来没意识到你能叫得那么响。”Tony半是嗤之以鼻半是捧腹大笑,天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但他说得没错,当Bucky睁开眼睛,目光对上床边那运转良好的变形金刚的闪着红光的眼睛的时候,他确实叫得像只女鬼。“我起来之后把它完成了,你觉得怎么样?”


    “咖啡战胜一切邪恶势力。”那玩意用电子音这么说着。


    Bucky从床上爬下来:“呃,这真是可怕极了?”


    直到那载满了热咖啡的咖啡机站在床中央开始变形的时候Tony的笑声才戛然而止。好消息:他们都成功避开了四溅的滚烫液体。坏消息:那东西一旦变成汽车形态就意外得难抓。


    “Okay,第一课就是,”Bucky揉了揉脚背,变形金刚在它勇敢无畏的逃亡途中碾上去了不少次,他无奈地承认,“不能让你在睡着的时候做任何事。但你真的太可爱了。”


    “现在也很可爱。”Tony指出,音调蜻蜓点水似的那么一沉,目光带着点别样的意味扫过Bucky一丝不挂的身子。


    “我们现在难道不应该去抓你的发明吗?”


    Tony只是耸耸肩,将自己环上了男友的身躯,亲吻落在他的锁骨上。“不会有事的。”


    才怪。他们俩心里都清楚,但Bucky最扛不住的就是狗狗眼,当然还有Tony手上的那么些小动作。感谢那张大到中间哪怕洒了一摊咖啡也有足够空位的双人床。


    而——说到底,他从来不是什么好人——二十分钟后,两层楼底下传来Clint那声撕心裂肺的呐喊的时候,Bucky心里只有那么一丢丢的歉疚。




——fin——



*朱莉娅·查尔德:美国著名厨师,作家及电视节目主持人。




第一次试翻Finely Honed太太的文qwq,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翻bl总是有一种微妙的不娴熟感【。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们!




评论(8)
热度(60)

© 风雨无晴 | Powered by LOFTER